含有"生物学"标签的书籍, 共7条结果
排序: 书名 / 出版 / 评分 / 更新

上帝的手术刀

王立铭 / 浙江人民出版社 / 2017-05-01 /
·这本书从孟德尔神父的“豌豆试验”入手,用跌宕起伏、起承转合的文学讲述手法,在全书中埋下层层伏笔,抖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重磅包袱,宛如一位智者在科学之树下摇着扇子对基因编辑的历史脉络娓娓道来。其内容之深入浅出、讲述手法之驾轻就熟,令人手不释卷。 ·一本细致讲解生物学热门进展的科普力作,一本解读人类未来发展趋势的精妙“小说”。 ·打开基因科学深奥的硬壳,展现人类探索自身的的历史进程,从分子层面出发,重新思考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进化!进化?

史钧 / 辽宁教育出版社 / 2010-03-01 /
这是一部关于生物进化论的百科全书似的作品,它囊括了从进化论起源,发展,衍生,直至今天的所有内容。但以它不到20万字的篇幅,虽然讲得很全,却不深,所以它是一部有趣的科普文。若讲得太深,那就是枯燥乏味的学术专著了。 本文最大的特色是“争吵”,进化论PK神创论、拉马克主义PK达尔文主义、达尔文主义的内讧、社会达尔文主义引发的种族歧视和优生学争议,科学界、哲学界的巨擘大佬们,各持己见,你方唱罢我登场,争吵不休,最后……没有最后,现在还在吵,将会一直吵下去。

物种起源

达尔文 / 商务印书馆 / 1995-06-01 /
《物种起源》是世界闻名的自然科学著作,在本书中,达尔文以无以数计的翔实资料和严密的逻辑推理论证了“遗传”、“变异”、“物竟天择适者生存”等观点。整本书就是一个长的论据,它被用来论证整个进化论理论。决定这本书的风格的不仅是全书的大纲和思想的逻辑发展,而且还有更详尽的叙述方法。

盲眼钟表匠

理查德·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 中信出版社 / 2014-08-01 /
这是英国著名生物学家、《自私的基因》的作者道金斯又一本经典之作。本书是正宗的演化论入门书,是我们认识自己,认识生命本身的绝佳读本。作者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之后,以“生物适应的起源”为核心,用稳健的文笔,详细阐释了生物适应是任何演化理论家不可回避的问题,而天择说是唯一可信的理论。一些学者提出了足以替代天择说的理论,或者认为天择说无足轻重,都过不了解释生物适应这一关。突变和自然选择是道金斯解释生命变化的两个基本概念。无论是对演化论有兴趣的朋友,还是持批判观点的人,本书都是最好的起点。本书是英语世界最流行的演化论教科书,曾获英国皇家文学学会非小说类最佳书奖、美国洛杉矶时报的文学奖。译者王道还先生说:“要是你一辈子只想读一本有关演化的书,就读这一本!” “钟表”是“世界运行模式”的隐喻,象征自然运行的机制是环环相扣、一丝不苟的。“钟表匠”本来是“创世主”。本书指出:物种的演化并没有特殊的目的。如果我是要把大自然比喻成钟表匠的话,我们只能说它是一位盲眼钟表匠。 ------------------------------------------------------------------------------------ 各界评价: 他成功且令人钦佩地展示了自然选择是如何让生物学家们放弃了诸如设计、目的这样的概念,并且用一种大家易于的理解的方式展示给了现代读者。 ——Michael T.GhIselin 纽约时报 这是我近些年读过的关于演化论最好的书。对于生物学家而言它足够深刻,对于大量享受《自私的基因》一书的读者来说,它写的够好,读起来足够简单。 ——Edward O.Wilson 才华横溢,辩论紧张却又有大量可读性强极强,充分的例子与分析……《盲眼钟表匠》呈现出一场令人信服的科学辩论是什么样子,这是最好的科普。一个令人鼓舞的二流主题。有创造性的,走上歧途的同伴,其他科学领域被误导的闯入者,以及媒体错误报道来带的令人。极力推荐! ——伦敦时报 漂亮而华丽的写作。特别易于理解又像一场抑扬顿挫充满激情的演说。每一页都是真实的故事。这是最好的科普读物,我曾经读过的最好的书。 ——Lee Dembart,洛杉矶时报 在让普通大众理解和接受演化生物学方面,道金斯比现今任何人都写的好。 ——John Maynard Smith 自1859年达尔文进化论出版以来,该理论最可读的读本,最有力的捍卫! ——经济学人

进化论与伦理学

赫胥黎 / 北京大学出版社 / 2010-12-01 /
《进化论与伦理学(全译本)(彩色插图·超值珍藏)(附 )》是一部为达尔文进化论广泛传播扫清道路的伟大著作!这是一部影响了维新思想家、辛亥志士和文化运动领袖的旷世奇书!康有为、梁启超、孙申山、陈独秀、鲁迅、毛泽东无一不受其惠泽! 然而,《进化论与伦理学》和《天演论》在根本旨趣上却完全相反—— 赫胥黎梦想一个更加“和谐”的英格兰,严复则梦想一个“强大”的中国, 赫胥黎梦想一个更加“仁慈”的社会,严复则梦想一个“尚武”的社会有机体!

物种起源

达尔文 / 译林出版社 / 2013-10-01 /
·《物种起源》所阐述的进化论是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之一,被誉为“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书”。 ·译林版《物种起源》是国内唯一的“达尔文《物种起源》第二版”中译本。以牛津大学出版社的《牛津世界经典丛书》的2008修订版的正文为这个译本的蓝本,这一版本被公认为最忠实于达尔文原本的立场的版本。纠正通行第六版译本诸多谬误。 ·《物种起源》新译本的译者苗德岁和校阅者于小波不仅在博物学、地质学、古生物学、生物地理学、生态学、胚胎学等方面有强大的知识背景,且都有极好的英文水准和中文文学素养,对中英双语间的互译极富经验。 译林人文精选《物种起源》版本说明 在1859年至1872年间,《物种起源》一书总共出了六版。此外,在《物种起源》一书问世百年纪念的1959年,美国费城的宾州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由维多利亚文学研究者派克汉姆先生编纂的《达尔文集注本》(Morse Peckham:“The Origin of Species by Charles Darwin: A Variorum Text”);《集注本》对各个版本的增删情况,进行了逐字逐句的对照。在众多的英文版本中,以第一版的重印本最多,而在20世纪的前80年间,最常见的却是1872年第6版的重印本。 按照达尔文本人的说法,第一版是1859年11月24日出版,第二版是1860年1月7日出版;派克汉姆先生查阅了该书出版社的出版记录,则认为第一版是1859年11月26日出版,第二版是1859年12月26日出版。也就是说,第二版与第一版相隔只有一个半月或一个整月的时间。第二版在字体、纸张和装订上,跟第一版不无二致,最重要的是没有经过重新排版(两版的页数相同),故可说是第二次印刷。但根据派克汉姆先生的研究,达尔文在第二版中删除了第一版中的9个句子,新增了30个句子,修改了483个句子(大多为标点符号的修改)。但主要的还是改正了一些印刷、标点符号、拼写、语法、措词等方面的错误。在其后的12年间的第三(1861)、四(1866)、五(1869)及六(1872)版中,尤其是自第四版开始,达尔文为了应对别人的批评,做了大量的修改,以至于第六版的篇幅比第一、二两版多出了三分之一。值得指出的是,从第三版开始,达尔文增添了《人们对物种起源的认识进程简史》;从第五版开始,他采纳了斯潘塞(Herbert Spencer)的“适者生存”(“the survival of the fittest”)一说;从第六版开始,他把原标题的 “On the origin of species”的开头的 “On”字删除了;并将《人们对物种起源的认识进程简史》的题目改成《本书第一版问世前,人们对物种起源的认识进程简史》。 达尔文在第三、四、五及六版修订的过程中,为了回应同时代人的批评(尤其是有关地球的年龄以及缺乏遗传机制等方面的批评),做了连篇累牍的答复,甚至于“违心”的妥协,以至于越来越偏离其原先的立场(譬如越来越求助于拉马克的 “获得性性状的遗传”的观点)。现在看来,限于当时的认识水平,那些对他的批评很多是错误的,而他的答复往往也是错误的。不特此也,孰知这样一来,新增的很多零乱的线索与内容,完全破坏了他第一、二版的构思之精巧、立论之缜密、申辩之有力、行文之顺畅、文字之凝练。鉴于此,当今的生物学家以及达尔文研究者们,大都垂青与推重第一版;而近20年来,西方各出版社重新印行的,也多为第一版。然而,牛津大学出版社的《牛津世界经典丛书》(Oxford World’s Classics) 的1996版以及2008修订版,却都采用了第二版,理由很简单:与第一版相比,纠正了一些明显的错误,但总体上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动。 译者经过对第一、二版的反复比较,最后决定采用牛津大学出版社的《牛津世界经典丛书》的2008修订版的正文为这个译本的蓝本,并在翻译过程中,始终参照《牛津世界经典丛书》1996版、哈佛大学出版社1964年《论物种起源(第一版影印本)》以及派克汉姆先生编纂的《达尔文集注本》。因而,在翻译过程中所发现的《牛津世界经典丛书》的2008修订版中的几处印刷上的错误(漏印、误印),均已根据多个版本的检校,在译文中改正了过来,并以“译者注”的形式在译文中做了相应的说明。鉴于第三版中才开始出现的《人们对物种起源的认识进程简史》,有助于读者了解那一进程,故译者将其包括在本书中(以《企鹅经典丛书》1985年重印本中的该节原文为蓝本,并参检了派克汉姆先生编纂的《达尔文集注本》)。

生命是什么

埃尔温·薛定谔 /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 2005-03-01 /
科学,特别是自然科学,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就是追寻科学本身的原动力,或曰追寻其第一推动。同时,科学的这种追求精神本身,又成为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的一种最基本的推动。 科学总是寻求发现和了解客观世界的新现象,研究和掌握新规律,总是在不懈地追求真理。科学是认真的、严谨的、实事求是的,同时,科学又是创造的。科学的最基本态度之一就是疑问,科学的最基本精神之一就是批判。 诺贝尔奖获得者埃尔温·薛定谔的《生命是什么》是20世纪的伟大科学经典之一它是为门外汉写的通俗作品,然而事实证明它已成为分子生物诞生和随后DNA发现的激励者和推动者,本书把《生命是什么?》和《意识和物质》合为一卷出版,后者也是他写的散文,文中研究了那些自古以来就使哲学家困惑迷离的问题,和这两篇经典著作放在一块的是薛定谔的自传。通过对他一生的回顾和引人入胜的描述,提供了他从事科学著作的背景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