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法国文学"标签的书籍, 共41条结果
排序: 书名 / 出版 / 评分 / 更新

彩画集

(法)兰波 / 上海译文出版社 / 2012-05-01 /
精神上的搏斗和人与人之间的战斗一样激烈残酷。——兰波《地狱一季》他(兰波)是众多流派之父,不是任何流派的亲人。——亨利•米勒我没有看到写(例如)《地狱一季》的困难,一切都是直接表现,喷涌迸发,烈度。词语中的烈度对于我是无谓的,对于我并不提供什么。在《彩画集》中的情况却相反,含有极高价值的事物不止于一个方面——保罗•瓦莱里从十六岁后直到生命最后一息,兰波似乎始终处于一种躁动不安、焦灼求索的状态。他为什么放弃写传统形式的诗作,转而致力于散文诗?这显然与波特莱尔发表著名的散文诗之后,巴黎诗风的变化有关。兰波认为,诗人必须成为“通灵者”、“无比崇高的博学的科学家”,“通过长期、广泛和经过推理思考的过程,打乱所有的感觉意识”,通过所谓“言语的炼金术”,寻求一种“综合了芳香、音响、色彩,概括一切,可以把思想与思想连结起来,又引出思想”、“使心灵与心灵呼应相通”的语言,以求达到“不可知”。这“不可知”并非某种形而上的客体,有时与他诗中所说的未来的“社会之爱”有关,又或者是某种理想。以上种种,可以说就是兰波的象征主义。本书收入法国天才诗人、象征主义大师兰波所有的散文诗作品,包括《地狱一季》《彩画集》,并附有著名的《“通灵者”书信》二封以及法国结构主义理论家茨维坦•托多罗夫等人的评论。《地狱一季》和《彩画集》虽形式独特,含义诡谲难解,却展现诗人在巴黎诗风转变后,所创造出的新诗学与对创作的探索。作品流露出十九世纪末的法国生活风情,与彼时之文化传统相呼应,字里行间回响着诗人对自我与世间的挑战。

6点27分的朗读者

[法] 让-保尔•迪迪耶洛朗 /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 / 2015-01-15 /
*2015年傅雷翻译出版奖文学类大奖。 *《查令十字街84号》 之后久违的阅读感动。如果你在地铁上读这本书,小心别坐过站。 * 用阅读的热望战胜毁书巨兽。一本独具一格而暖心的小说,关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博大思考,献给平凡人的赞歌,献给文学和爱。 * 小说描述了一个如《天使爱美丽》般充满诗情和暖意的世界。在那里, 普通人怪诞得可爱。在那里,文学治愈了孤单又心酸的生活。 * 法国当代最令人惊艳的作家让-保尔•迪迪耶洛朗首部长篇,小说上市一周即紧急加印,已销售25种语言版权。 * 理想国•书之书系列首部虚构作品 他为车厢里所有的乘客朗读,这个奇怪的家伙。吉兰•维尼奥勒是钢铁怪兽“碎霸 500”砸书机的仆人,每天过着从书籍化浆厂到家两点一线的生活,乏味而孤单。 早晨6点27分,吉兰准时搭上去工厂的快铁列车,他总是挑一张靠门边的橘红色折叠座位坐下,然后小心翼翼地从皮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又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夹在吸墨纸之间的书页,这页书是他头一天从怪兽的牙齿下偷偷保存下来的。吉兰把书页端放在垫板上,清了清嗓子开始大声朗读起来。 在他眼中,每一张书页都有独特的生命。不论是快铁中每天过着乏味生活的上班族,还是养老院中的老人们,都渴望从一两页断简残编的朗读声中,短暂地进入不一样的生活。 有一天,吉兰在列车箱中捡到了一个U盘,其中装满了一个陌生女孩的文字,他的人生轨迹渐渐发生改变。 看作者如何从碎纸机中拯救被肢解的文学。 ——《快报周刊》 这部销售了多国版权的当代寓言完美诠释了爱书的心举世皆然。 ——《图书周报》 那些让人想大声朗读书中片段的作品都有一个特点:文字让人愉悦。《6点27分的朗读者》也是其中之一。 ——墨痴书店(Librairie Folies d'encre) 难得一见的作品。我认为它是高品质的文学畅销书,将影响更多读者。 ——玛尔•加西亚•普伊格,行星出版社文学主编

歌剧魅影

[法]卡斯顿·勒胡 / 新世界出版社 / 2012-06-15 /
克里斯蒂娜原本是剧院中一名默默无闻的小演员,一个偶然的机会,她顶替剧院里生病的首席女演员卡尔洛塔上台演唱。她那天使般美妙的歌声立刻受到了观众的热烈欢迎,她旋即成为了巴黎剧坛的新宠儿。 谁都没有想到,克里斯蒂娜出色表演的背后隐藏着一位神秘的老师,他在暗中教授克里斯蒂娜歌唱技巧。这位被克里斯娜称作“音乐天使”的老师其实就是巴黎歌剧中人人谈之色变的“剧院幽灵”,始终带着一副充满神秘色彩的面具,栖身于巴黎歌剧院迷宫般的地下室中,谁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歌剧院中频繁出现的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事故让人们心惊胆战。他究竟是谁?是人?是幽灵?还是鬼魅?…… 卡斯顿·勒胡是20世纪初法国最杰出的推理小说家,他尤其擅长营造极其恐怖悬疑的气氛,并在恐怖中淋漓尽致地表达人性。气势宏伟的大歌剧院、阴森可怖的地下世界、敏感多情的贵族青年、楚楚可怜的红伶少女,还有那张脸,那颗隐藏在恐怖假面背后的自卑、嫉恨、狂暴而又脆弱的心灵,几乎所有可以调动读者情绪的要素都浓缩在这本小说中。《歌剧魅影》的作曲安德鲁·韦伯称赞道,它比音乐剧本身更加感人。被誉为西方文学界华丽与诡异完美结合的巅峰力作。英国作曲家安德鲁·劳伊德·韦伯根据本书改编而成的憾世杰作——《歌剧魅影》成为世界四大经典音乐剧之一。 这部经典歌剧从英国伦敦到美国百老汇,上演至今,依然一票难求,在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曾经一再地上演,堪称二十世纪全世界最迷人、也最卖座的音乐剧之一。

如果种子不死

[法] 纪德 / 上海译文出版社 / 2014-07-15 /
安德烈•纪德(1869—1951)是法国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也是法国乃至整个现代西方文学史、思想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因其“内容广博和艺术意味深长的作品——这些作品以对真理的大无畏的热爱,以锐敏的心理洞察力表现了人类的问题与处境”而荣获1947年度诺贝尔文学奖。 《如果种子不死》是纪德享誉世界的自传作品,书名典出《圣经•约翰福音》:“耶稣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掉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纪德取其作为书名,是反其道而用之,坚持做“仍旧是一粒”的那颗独一无二的种子。纪德的自传是一部艺术品,或者说是一位青年艺术家的真实画像。他以令人震惊的真诚、坦率以及激情,毫无遮掩地描绘出一位空前敏感、矛盾而又多变的作家和艺术家的成长经历,尤其是心路历程,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作家自传之一。

第二次呼吸

菲利普·波佐·迪·博尔戈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2012-10-15 /
超越《天使爱美丽》成为最受欢迎的法国电影 全球45,000,000人看过的《碰不得的人》原著 感动整个地球的真实故事 “他让人受不了,虚荣、骄傲、粗鲁、无常,但很有人情味。没有他,我会腐烂而死。阿伯代尔不间断地照顾着我,仿佛我是个待哺的婴儿。他洞察纤毫,在我每一次神不附 体时他都会出现,当我在牢篱中他会将我解放,当我怯弱时他给予我保护。当我崩溃的时候他使我欢笑。他是我的护身魔鬼。” 一个 是四肢瘫痪的权富,一个是巴黎郊区的北非后裔青年,他们之间这一段近似不可能的缘分,由奥利维埃•纳卡什和埃里克•托勒达诺导演、弗朗索瓦•克鲁泽和奥马尔•西主演,这就是法国2011年票房最高的影片《碰不得的人》。截至2012年10月,45,000,000人看过(法国20,000,000人,法国以外25,000,000人),超越《天使爱美丽》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法国电影。

加缪作品精装版套装 Anthology

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 (法)阿尔贝·加缪, 阿尔贝•加缪 (Albert Camus) / None / 1990-01-01 /
Anthology containing: 加缪作品精装版:鼠疫 by 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加缪作品精装版:局外人 by (法)阿尔贝·加缪加缪作品精装版:第一个人 (加缪作品系列) by (法)阿尔贝·加缪加缪作品精装版:评论文集 (加缪作品系列) by 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加缪作品精装版:西西弗神话 (加缪作品系列) by 阿尔贝•加缪 (Albert Camus)加缪作品精装版:流亡与独立王国 (加缪作品系列) by 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加缪作品精装版:堕落 by (法)阿尔贝·加缪卡利古拉 by (法)阿尔贝·加缪加缪作品精装版:反抗者 (加缪作品系列) by 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加缪作品精装版:反与正·婚礼集·夏 by 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加缪作品精装版:正义者 by 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

侠盗亚森·罗平

[法] 勒布朗 /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2012-01-15 /
《侠盗亚森·罗平》是著名法国侦探小说家莫里斯·勒布朗以亚森·罗平为主人公的小说的一个精选本,共收“亚森·罗平系列”的九篇佳作。亚森·罗平是一个劫富济贫的侠盗,以其为主人公的侦探小说,是侦探小说的另类,具有浓厚的法国式浪漫色彩,一向受到全世界不同民族读者的欢迎。故事本身既精彩,译者“译笔之清丽典雅”又深得论者推崇,自然是读者之福。

第三十街的两匹斑马

[法] 马克·米歇尔-阿玛德利 / 中信出版社 / 2015-07-07 /
❤法国小清新治愈小说:两匹被漆成斑马的驴子,将不同命运交错于纽约第三十街,五个人因着希望、和平与爱而连结在一起。这件温暖的小事,成为一个连锁效应的起点,也将改变你看世界的方式——你会因此开心、感动,学到面对世界的微小但美好的姿态。 ❤台湾东华大学华文系教授吴明益将《第三 十街的两匹斑马》与村上春树的《奇鸟行状录》里的战争描写媲美:《第三十街的两匹斑马》是一个关于动物园与战争,更微小的、包裹人性的故事。更吸引人的,是一个故事终于改变某些人的人生这样的梦的寄托。 ❤真实事件改编:2009年10月,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交界处的加沙走廊所发生的温馨故事,令世人动容:“少了魔法,生活就什么都不是。”从烽火之地加沙,跨越法国、德国,最后来到纽约第三十街,作者在营造气氛、掌握故事节奏、凝聚读者“山雨欲来”情绪等方面表现出色。小说也展现了仿如电影般的清晰构图,整体走向明显、支线相当有趣。作者以百川汇流、归于结局汪洋的写法功力深厚,开放式结尾留给读者无限遐想。 ❤排版舒适简洁,洋溢于书中的满满温暖,将世上处处有温情的概念完整地带给读者。 ❤台湾各界名流为这本书疯狂:詹宏志、傅月庵、吴明益、褚士莹盛情推荐。 内容简介 马蒂厄想要见证胆识和勇气,寻找人性光辉; 米娜在一家没有牛排的素食餐厅,忘不了他; 詹姆斯在每一幢建筑都留有战争的伤痕的地方发现了新的希望; 让娜发誓绝不在经济上和情感上依赖任何人,却被在具有欺人表象的动物园中找到灵魂救赎的男人迷住了; 无论是加沙的动物园,柏林的电子音乐俱乐部,还是纽约曼哈顿街头,四个人的命运冥冥中被“斑马”的魔力系在一起。他们各自奔波、思考、长情,直到命运交汇在第三十街的十字路口,世界也起了一点变化——土星的一个光环微微颤动,自行脱离。 一切都从动物园园长马哈茂德决定将两头驴子染成黑白相间的颜色开始……

悲惨世界

雨果 / 北京燕山出版社 / 2007-06-01 /
这是法国十九世纪浪漫派领袖雨果继《巴黎圣母院》之后创作的又一部气势恢宏的鸿篇巨著。全书以卓越的艺术魅力,展示了一幅自1793年法国大革命至1832年巴黎人民起义期间,法国近代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的辉煌画卷,最大限度地体现了雨果在叙事方面的过人才华,是世界文学史上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结合的典范。小说集中反映了雨果的人道主义思想,饱含了雨果对于人类苦难命运的关心和对末来坚定不移的信念,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感染力。 “在文学界和艺术界的所有伟人中,他是惟一活在法兰西人民心中的伟人。”这是罗曼·罗兰对雨果的评价。青少年的罗兰保存一期《堂吉诃德》画报,上面有一幅“老俄耳甫斯”彩画:苍苍白发罩着光环,他正抚弄着竖琴,为苦难的民众引吭高歌。《悲惨世界》的作者留下的这副形象,也许是大众更乐意接受的。 捧读《悲惨世界》,最突出的感觉,当是厚重之感。同样是杰作,同样又厚又重,读《约翰·克里斯托夫》,或者读《追忆似水年华》,都没有这种感觉,这种厚重之感,不是拿在手上,而是压在心头,感到的是人类的苦难厚厚而沉重的积淀。不是写苦难深重的书,都能当得起这“厚重”二字。而《悲惨世界》独能当得起,只因这部大书压在作者心头,达三十年之久。 历时三十余年,从一八二八年起构思,到一八四五年动笔创作,直至一八六一年才终于写完全书,真是鬼使神差,这在雨果的小说创作中也是绝无仅有的。这部小说的创作动机,来自这样一件事实:一八0一年,一个名叫彼埃尔·莫的穷苦农民,因饥饿偷了一块面包而判五年苦役,刑满释放后,持黄色身份证讨生活又处处碰壁。到一八二八年,雨果又开始搜集有关米奥利斯主教及其家庭的资料,酝酿写一个释放的苦役犯受圣徒式的主教感化而弃恶从善的故事。在一八二九年和一八三O年间,他还大量搜集有关黑玻璃制造业的材料,这便是冉阿让到海滨蒙特伊,化名为马德兰先生,从苦役犯变成企业家,开办工厂并发迹的由来。此外,他还参观了布雷斯特和土伦的苦役犯监狱,在街头目睹了类似芳汀受辱的场面。 到了一八三二年,这部小说的构思已相当明确,而且,他在搜集素材的基础上,写了《死囚末日记》(1830年)、《克洛德·格》(1834年)等长篇小说,揭露使人走上犯罪道路的社会现实,并严厉谴责司法制度的不公正。此外,他还发表了纪念碑式的作品《巴黎圣母院》(1831年),以及许多诗歌与戏剧,独独没有动手写压在他心头的这部作品。酝酿了二十年之久,直到一八四五年十一月,雨果才终于开始创作,同时还继续增加材料,丰富内容,顺利写完第一部,定名为《苦难》,书稿已写出将近五分之四,不料雨果又卷入政治漩涡,于一八四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停止创作,一搁置又是十二年。《苦难》一书遭逢苦难的命运,在胎儿中也要随作者流亡了。 设使雨果也像创作其他小说那样,构思一明确便动笔,那么以他的文学天才,他一定能继《巴黎圣母院》之后,又有一部姊妹篇问世了。或者在一八四八年书稿写出五分之四的时候,再一鼓作气完成,那么在雨果的著作表中,便多了一部惩恶劝善的力作;虽然出自雨果之手,也能算上一部名篇,但是在世界文学宝库存里,就很可能少了一部屈指可数的称得上厚重的鸿篇巨制。 这三十余年,物非人亦非,发生了多大变化啊!如果说一八三0年,在他的剧本《艾那尼》演出所发生的那场斗争中,雨果接受了文学洗礼,那么一八四八年革命,以及一八五二年他被“小拿破仑”政府驱逐而开始的流亡,则是他的社会洗礼。流亡,不仅意味着离开祖国,而且离开所有的一切,包括文坛领袖的头衔、参议员的地位等等;流亡,不仅意味着同他的本阶级决裂,而且也同他所信奉的价值观念、文学主张决裂;流亡,给他一个孤独者的自由:从此他再也无所顾忌了,不再顾忌社会、法律、权威、信仰,也不再顾忌虚假的民主、人权和公民权,甚至不再顾及自己的成功形象和艺术追求。流亡,把他置于这一切之外,给他一个大解脱,给他取消了一切禁区,从而也就给了他全方位的活动空间,使他达到历史、现实和未来所有视听的声音。 雨果在盖纳西岛过流亡生活期间,就是从这种全方位的目光、全方位的思想,重新审视一切,反思一切。在此基础上,他不仅对《苦难》手稿做了重大修改和调整,还大量增添新内容,终于续写完全书,定名为《悲惨世界 》。整部作品焕然一新,似乎随同作者接受了洗礼,换了个灵魂。这是悲惨世界熔炼出来的灵魂,它无所不在,绝不代表哪个阶层、哪些党派,也不代表哪部分人,而是以天公地道、人性良心的名义,反对世间一切扭曲和剖割人的生存的东西,不管是多么神圣的、多么合法的东西。 世间的一切不幸,雨果统称为苦难。因饥饿偷面包而成为苦役犯的冉阿让、因穷困堕落为娼妓的芳汀、童年受苦的珂赛特、老年生活无计的马伯夫、巴黎流浪儿伽弗洛什,以及甘为司法鹰犬而最终投河的沙威、沿着邪恶的道路走向毁灭的德纳第,这些全是有代表性的人物,他们所经受的苦难,无论是物质的贫困还是精神的堕落,全是社会的原因造成的。雨果作为人类生存状况和命运的思考者,能够全方位地考察这些因果关系,以未来的名义去批判社会的历史和现状,以人类生存的名义去批判一切异己力量,从而表现了人类历史发展中的永恒性矛盾。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悲惨世界》可以称作人类苦难的“百科全书”。 一八六二年七月初,《悲惨世界》一出版,就获得巨大成功,人们如饥似渴地阅读,都被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所征服了。持否定态度的人则从反面证实这部作品的特殊分量:居维里耶·弗勒里称雨果是“法国第一号煽动家 ”,拉马丁撰文赞赏作家本人的同时,抨击了他的哲学观点:“这本书很危险……灌输给群众的最致命、最可怕的激情,便是追求不可能实现的事情的激情……”也有人指责他喜欢庞大,喜欢夸张,喜欢过分。然而,他这种放诞的风格,添上了“全方位”的翅膀,在“悲惨世界”中奋击冲荡,恰恰为人类的梦想,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呐喊长啸。 时间和历史和作出了判断,《悲惨世界》作为人类思想产生的一部伟大作品,已为全世界所接受,作为文学巨著的一个丰碑,也在世界文学宝库中占有无可争议的不朽地位。

茶花女

小仲马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2011-04-01 /
主人公玛格丽特本是一位贫穷的乡下姑娘,为谋生来到巴黎,不幸落入风尘,做了妓女,染上了挥霍钱财的恶习;她彻夜寻欢作乐麻痹自己,但内心却讨厌这种空虚的生活。这个依旧保持有纯洁心灵的沦落女子,被青年阿尔芒的一片赤诚之心所感动,两人深深地相爱了,在远离巴黎市区的乡间过起美满的田园生活。然而,阿尔芒父亲的出现粉碎了她的美梦,她被迫离开了阿尔芒。不明真相的阿尔芒用尽一切方法侮辱和伤害她。最终,心力交瘁的玛格丽特带着对阿尔芒的爱饮恨黄泉。

吾栖之肤

蒂埃里·荣凯, Thierry Jonquet / 山东文艺出版社 / 2014-01-01 /
夏娃是谁?那个挽着夏娃赴宴,后又将她囚禁在房间的男人里夏尔又是谁?为何这个美丽年轻女人的嘴角,常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为何里夏尔布满皱纹的脸上,常露出难以抑制的愤怒?这两个人互有深仇大恨?但为何又同住一个屋檐下?好一对诡异的男女……是什么令人费解的过去,维系这两个人,使他们甘愿同栖于深宅大院之内?

吾栖之肤

蒂埃里·荣凯, Thierry Jonquet / 山东文艺出版社 / 2014-01-01 /
夏娃是谁?那个挽着夏娃赴宴,后又将她囚禁在房间的男人里夏尔又是谁?为何这个美丽年轻女人的嘴角,常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为何里夏尔布满皱纹的脸上,常露出难以抑制的愤怒?这两个人互有深仇大恨?但为何又同住一个屋檐下?好一对诡异的男女……是什么令人费解的过去,维系这两个人,使他们甘愿同栖于深宅大院之内?

如果一切重来

马克·李维 / 湖南文艺出版社 / 2013-07-01 /
“多少人曾梦想着能够从头来过,在他们快失去一切时将生活归零。而这正是我的经历。” 2012年7月9 日清晨,《纽约时报》调查记者安德鲁•斯迪曼在晨跑中遇刺,随之倒在一片血泊之中。清醒后的他发现自己回到了两个月前,上天给了他第二次机会。他有两个月的时间调查阿根廷独裁期间一桩丑闻的真相,弥补对最爱的人犯下的罪孽,并找出杀害自己的凶手。 从纽约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安德鲁开始与时间赛跑。

第一日

马克·李维 / 湖南文艺出版社 / 2014-11-01 /
她叫凯拉,是一位考古学家,正在寻找“史前第一人”;他叫阿德里安,是一位天体物理学家,希望揭开世界起源的奥秘。他们是分离了15年的初恋情人。15年后,是什么力量把他们的命运紧紧缠绕在了一起? 《偷影子的人》作者马克•李维最丰满动人的奇特小说 传说,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孩子知晓创世的所有秘密,从世界起源直到时间尽头。出生时,会有一名信使来到他的摇篮前,用手指堵住他的双唇,从此,他就再也不能吐露别人托付给他的秘密,那是生命的秘密。这根永远抹掉孩子记忆的手指会留下 一个印迹。这个印迹,所有人的嘴唇上方都有一个,除了我。 我出生的那一天,信使忘了来看我,所以,我记得一切……

鼠疫

加缪 / 新星出版社 / 2012-12-01 /
《诺贝尔文学奖作品典藏书系:鼠疫》选录的《鼠疫》和《局外人》(1942)是加缪最重要的代表作,均被列为现代世界文学名著。《鼠疫》的背景是北非地中海地区的一座商业城市,加缪在小说中用细致的笔触描写了在这座爆发瘟疫的孤城里人们的孤独,恐惧、焦虑、痛苦、挣扎和斗争。《局外人》描写讲述了一个叫莫索特的年轻人从安葬母亲之后,一直到因为防卫过当致人死亡入狱后被判死刑的过程,小说以冷静而单调的语言描写了莫索特的内心世界。

欧叶妮·格朗台 /高老头

巴尔扎克 / 上海译文出版社 / 2010-08-01 /
《欧叶妮·格朗台/高老头》内容简介:巴尔扎克,法国十九世纪文豪,其小说合称为《人间喜剧》,而《欧叶妮·格朗台》和《高老头》是其中的代表作。《欧叶妮·格朗台》生动再现了十九世纪法国的外省生活,塑造了形形色色的人物,特别是刻画了一个狡诈吝啬的暴发户形象格朗台老头,揭露了当时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金钱关系。《高老头》则通过巴黎一个偏僻街区的伏盖公寓里发生的故事,描述了巴黎社会光怪陆离的众生相。作者以高超的艺术手段审视人生并加以评判。

缓刑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 上海译文出版社 / 2014-08-01 /
★ 龚古尔奖和法兰西学院大奖双料得主的童年珍藏 ★ 童年建立在流沙之上,我们在其中盲目前行,就像一条没有铭牌的丧家犬。 ★法国著名作家奥利维埃•亚当为偶像莫迪亚诺写下千字序言 这是一座二层楼的房子,正面的墙上爬满了常春藤。英国人称作“凸肚窗”的一扇凸起的窗户延伸了客厅的长度。在花园的一座平台的深处,吉约坦医生的坟墓掩映在铁线莲之中。他曾经在这里改进他的断头台吗? 年少的“我”和弟弟寄居在这栋属于三个女人的别墅里。周遭的成人世界充满了谜题:房子为什么没有男主人?阿妮为什么整夜哭泣?洛里斯通街的那伙人在干什么买卖?科萨德侯爵是否会在半夜回到城堡?“我”在看,“我”在听,“我”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及至人去楼空,再无踪影? 但“我”知道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因为警察来了。

孤独的池塘

弗朗索瓦丝·萨冈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2011-11-01 /
怎样离开一个人?为什么离开?十九个凌厉彻骨的短篇,十九个短小精悍的故事,把我们带入一段段分手的场景中。一个深爱妻子的男人发现妻子另有情人,并与这个人结伴前去狩猎。他下得了狠心吗?一个历尽红尘的女人发现自己竟对小情郎产生了感情;一个在周末临时返家的女人意外目睹了丈夫与另一个人之间的秘密……这一个个人生的瞬间,或残酷,或有违常理,或令人措手不及,而故事的结局,则永远出乎我们的意料。 作者灵动的思想,轻盈的笔触,令人不禁为其中人物的困局,不留情面地微笑起来。 ------------------------------------------------------------------------------------------------------------- 萨冈是一位真正的小说家,笔调轻松而又讽刺,短篇小说尖锐的节奏于她可谓得心应手。如今她的传奇渐行渐远……而作为作家,她永远引人入胜! ——法国亚马逊网 “批评家奖”颁给一个十八岁的迷人小精怪,其文学价值从第一页起就熠熠生辉,无可争议。 ——弗朗索瓦•莫里亚克《费加罗报》 --------------------------------------------------------------------------------------------------- “真的,也许我只不过是需要一点孤独?也许我太久没有一个人待着了?也许这个池塘具有某种魔力?也许并不是偶然,而是命运把我带到这个岸边?也许有一连串的巫术包围着荷兰池塘……既然名字这么叫……” ——《孤独的池塘》

地平线

[法}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 上海译文出版社 / 2012-06-01 /
年已古稀的博斯曼斯开始回忆过往的生活,他习惯在笔记本上记下偶然想起的一些记忆碎片、一个人名、一个电话号码。偶然的一天,他想到了在40年前曾经交往过的一个女孩,她叫玛格丽特•勒科兹。那段时间,两人经常出双入对,因为两人有共同的经历,都被人跟踪。玛格丽特是被一个名叫布亚瓦尔的男人,而博斯曼斯是被他的母亲和继父。玛格丽特是在一家咖啡馆内认识布亚瓦尔的,后者开始对她死缠烂打。为了摆脱这个人,玛格丽特去过瑞士,又辗转来到巴黎,就是在那里她认识了博斯曼斯。玛格丽特的工作是当保姆,她的雇主是个有点神秘的男医生,他过去似乎和一些邪教团体有关联。后来,男医生被捕,玛格丽特再次选择逃亡,渺无音讯。 40年后的现在,博斯曼斯决定重新找到玛格丽特,于是他前往柏林,再次找寻这个神秘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