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俄国"标签的书籍, 共15条结果
排序: 书名 / 出版 / 评分 / 更新

大师和玛格丽特

米·布尔加科夫 / 漓江出版社 / 2014-11-01 /
撒旦假扮外国教授沃兰德来到莫斯科,率领一帮恶魔大闹首都。青年诗人伊凡因为他们的恶作剧而被关入精神病院,结识了大师。大师是个不知名的作家,情人玛格丽特崇拜他的才华,称其为大师。他写过一部关于本丢•彼拉多审判耶稣的小说,受到批判,惊恐之下烧毁手稿,进了精神病院。玛格丽特到处寻找大师,遇见撒旦随从,恢复青春,经历许多奇事后,终于救出大师。在撒旦的指引下,大师和玛格丽特的灵魂越过莫斯科的麻雀山,飞向永恒的家园。《大师和玛格丽特》把历史传奇、神秘幻想和现实生活糅合起来,被认为是二十世纪魔幻现实主义的开山之作。

变色龙

契诃夫 / 华文出版社 / 2011-01-01 /
著名翻译家汝龙先生是以翻译契诃夫而闻名的,这本书是其翻译的“无与伦比”的契诃夫中短篇小说的精选,包括:变色龙,小公务员的死,钉子上,胖子和瘦子,牡蛎,上尉的军服,在澡堂里,小人物,猎人,凶犯,苦恼,演员之死,歌女,好人,万卡,在路上,第六病室,文学教师,挂在脖子上的安娜,带阁楼的房子,农民,醋栗,套中人,出诊,宝贝儿。 找不到正确的封面,先弄上一张错的...

上尉的女儿

普希金 / 译林出版 / 1998-09-01 /
《上尉的女儿》是一部以科学的态度撰写而成的历史小说,全面深入地写出了俄国历史上一个重要时期的社会状况和矛盾斗争,塑造了体现人民的力量和智慧的起义军领袖布加乔夫这一形象。

地下室手记

陀思妥耶夫斯基 / 河北教育出版社 / 2010-01-01 /
本书由主角地下室人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叙述,地下室人是名年约40的退休公务员,他的内心充满了病态的自卑,但又常剖析自己。 《地下室手记》主要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地下室人的长篇独白,内容探讨了自由意志、人的非理性、历史的非理性等哲学议题。第二部分是地下室人追溯自己的一段往事,以及他与一名妓女丽莎相识的经过。 本书还收录了《一件糟糕的事》、《冬天记的夏天印象》、《鳄鱼》、《赌徒》、《永远的丈夫》等中短篇小说。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

帕斯捷尔纳克 / 北京新星出版社 / 2012-06-01 /
《日瓦戈医生(全译插图本)(精)》由帕斯捷尔纳克所著,《日瓦戈医生(全译插图本)(精)》描写了十月革命前后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1905年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国内战争,新经济政策,社会主义建设。小说主人公尤利·日瓦戈在他不到四十年的短短人生道路上经历了几乎所有这些复杂、动乱的阶段,他对所有这些历史事件都作出了反应。

黑桃皇后

普希金 / 上海译文出版社 / 2012-04-01 /
伟大诗人普希金的诗歌开创了俄国文坛诗歌创作的黄金时代,而他的小说同样是世界文学宝库中的珍品,《黑桃皇后--普希金中短篇小说选》收入《别尔金小说集》、《杜勃罗夫斯基》、《黑桃皇后》、《上尉的女儿》等四种小说。《黑桃皇后》是普希金最优秀的小说之一,它向我们展示了一幅俄国封建资本主义社会惊心动魄的画面。主人公赫尔曼是一个冒险家,为了发财他不择手段,先是骗取伯爵夫人的养女丽莎维塔的爱情,后又费尽心机潜入深府内院,企图从行将就木的老伯爵夫人那里骗取每赌必胜的三张纸牌的秘密,最后竟至拔出手枪,逼死了毫无反抗力的老伯爵夫人。当老伯爵夫人的幽灵向赫尔曼道出了纸牌秘密后,赫尔曼便疯狂地奔向赌场,一再加倍下大赌注,可是最后他志在必得的A却鬼使神差地变成了黑桃皇后,那张牌就像伯爵夫人幽灵恐怖的面容……读过普希金小说的读者在赞叹普希金小说超凡魅力的同时,往往为他的小说创作所占比重太小而遗憾。那么,只读普希金的诗歌而尚未读过他的小说的朋友可就更遗憾了。 《黑桃皇后--普希金中短篇小说选》是“译文名著精选”之一。

复活

列夫·托尔斯泰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2011-02-01 /
长篇小说《复活》(1889~1899)是托尔斯泰晚年的代表作,情节的基础是真实的案件。贵族青年聂赫留道夫诱□姑母家中养女、农家姑娘卡秋莎·玛斯洛娃,导致她沦为妓女;而当她被诬为谋财害命时,他却以陪审员身份出席法庭审判她。这看似巧合的事件,在当时社会却有典型意义。小说一方面表现作者晚年代表性主题──精神觉醒和离家出走;主要方面则是借聂赫留道夫的经历和见闻,展示从城市到农村的社会阴暗面,对政府、法庭、监狱、教会、土地私有制和资本主义制度作了深刻的批判。不过,作品的后面部分,渐渐突出了不以暴力抗恶和自我修身的说教。托尔斯泰的力量和弱点,在这里得到最集中最鲜明的表现。

复活

列夫·托尔斯泰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2011-01-01 /
长篇小说《复活》(1889~1899)是托尔斯泰晚年的代表作,情节的基础是真实的案件。贵族青年聂赫留道夫诱□姑母家中养女、农家姑娘卡秋莎·玛斯洛娃,导致她沦为妓女;而当她被诬为谋财害命时,他却以陪审员身份出席法庭审判她。这看似巧合的事件,在当时社会却有典型意义。小说一方面表现作者晚年代表性主题──精神觉醒和离家出走;主要方面则是借聂赫留道夫的经历和见闻,展示从城市到农村的社会阴暗面,对政府、法庭、监狱、教会、土地私有制和资本主义制度作了深刻的批判。不过,作品的后面部分,渐渐突出了不以暴力抗恶和自我修身的说教。托尔斯泰的力量和弱点,在这里得到最集中最鲜明的表现。

变色龙

安·契诃夫 / 译林出版社 / 2003-09-01 /
契诃夫短篇小说所涉及的内容丰常广泛,其中尤以对小人物和知识分子这两类人物的描写最为出色。契诃夫笔下的小人物形象又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作者带着嘲笑和批判的眼光来描写的小人物形角,如《小职员之死》里的小公务员,《变色龙》里的奥丘梅洛夫等。作者在刻画这些小人物形象时,着重揭示了长期的专制制度给他们人格上、心理上带来的异化,尤其是他们身上的奴性心理和市侩心。第二类是作者带着同情、怜惜的眼光来描写小人物形象。

The Fixer

Bernard Malamud /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 2004-05-05 /
A classic that won Malamud both the Pulitzer Prize and the National Book Award "The Fixer" (1966) is Bernard Malamud's best-known and most acclaimed novel -- one that makes manifest his roots in Russian fiction, especially that of Isaac Babel. Set in Kiev in 1911 during a period of heightened anti-Semitism, the novel tells the story of Yakov Bok, a Jewish handyman blamed for the brutal murder of a young Russian boy. Bok leaves his village to try his luck in Kiev, and after denying his Jewish identity, finds himself working for a member of the anti-Semitic Black Hundreds Society. When the boy is found nearly drained of blood in a cave, the Black Hundreds accuse the Jews of ritual murder. Arrested and imprisoned, Bok refuses to confess to a crime that he did not commit.

罪与罚

陀思妥耶夫斯基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1982-10-01 /
本书是一部浸透着血和泪的社会悲剧,一部酣畅淋漓地剖析一个罪犯内心世界的心理小说,一部举世公认的、震撼灵魂的世界文学名著。 小说是以刑事犯罪为题材的,写的是罪与罚。 主人公——大学生拉斯柯尼科夫为贫困所迫,不得不中途辍学。他住在一间租来的、像个衣柜似的陋室里,整日像只猫似的躲着催租的女房东,靠母亲省下来的一点抚恤金和借债过日子。在走投无路的困境中,经过苦思冥想,他头脑中产生了一种“理论”。根据这一理论,世界上的人分为两类:一类是平凡的人,低等人,他们只是繁衍同类的材料,必须俯首帖耳地做奴隶;另一类是“非凡的人”,他们是统治者,不受法律和道德的约束,可以为所欲为,甚至可以随意杀人。为了从困厄中挣扎出来,为了不再连累母亲和妹妹,同时也是为了实践一下自己的“理论”,来检验自己到底是个和大家一样的“虱子”,还是一个“非凡的人”,他挺而走险,举起发抖的双手,用斧子砍死一个放高利贷的老太婆,抢走她的钱和首饰,继而为灭口又狠心杀死了她的妹妹。事情虽然干得不那么顺利,但由于种种巧合,他竟安全地逃离了现场。警方也始终没能找到确凿的证据,而且后来还出现了一个“替身”:嫌疑犯米柯尔卡向警方自首,“供认”是他杀死了老太婆。此时真正的凶手拉斯柯尼科夫几乎可以完全逃脱法律的惩罚了;然而,他却没能摆脱掉另一种更可怕的惩罚—道德与良心的惩罚,而且,这惩罚先于犯罪:自他萌生杀人念头的时刻起,他的内心便成了一个永不安宁的战场。人性与反人性、良知与他的“理论”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他为那“荒唐的”念头感到厌恶,不相信自己真会去做“那件事情”,直到行凶前的最后一刻他还在犹豫:“不如回去吧?”杀人后,他便陷人了痛苦的精神折磨之中。他得了热病,昏迷三天三夜,发高烧,做噩梦,动辄歇斯底里大发作;他开始厌烦世上的一切,甚至对自己的母多和妹妹也产生一种生理上的憎恶;他对什么都怀疑,却又神经质地一次次暴露自己,甚至下意识地再次去凶杀现场拉门铃,重温“当时那种又痛苦又可怕的丑恶感觉”。他的精神防线彻底崩溃了,他痛心地说:“难道我杀死了老太婆吗?我杀死了我自己,而不是老太婆!我一下子把自己毁了,永远地毁了!”在妓女索尼娅“爱”的感召下,他终于去自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