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上海"标签的书籍, 共8条结果
排序: 书名 / 出版 / 评分 / 更新

慢船去中国

陈丹燕 / 云南人民出版社 / 2003-09-01 /
小说借上海滩一个显赫世家的沦落为背景,怀旧气氛与当代生活的冷峻交相辉映,通过女孩范妮的命运变幻,演绎了一部撼动人心的悲剧。 范妮的祖上靠做买办发迹,跟外国人有过不光彩的鸦片和人口贩卖生意,鼎盛时期在上海滩红极一时,但时代的风云突变,使这个家族渐次没落,虽然他们在最落泊的时候,仍保持着一丝上等人的体面和倨傲,毕竟已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他们于是把仅有的希望寄托在范妮身上,费尽心机送她出国。范妮就在整个家族重振家道的期望中跨出国门,以一颗高傲又孤独的心圆她的美国梦。在美国的学习生涯让范妮备尝艰辛,巨大的空虚感使她陷入一场猝不及防的恋爱,然后同样在猝不及防中有了身孕,恰恰是这个意外事故,就轻易击碎了范妮孤傲的外表下敏感柔弱的心灵,她疯了,疯在异国他乡,疯在整个家族落在她瘦弱肩上的不堪重负下,疯在这场没有结果的爱情轻若鸿羽的飘渺中…… 范妮的故事完结了,但这个家族的故事没有完,妹妹简妮替代了范妮的使命,再赴美国,几年后,她获得了成功。她的角色是一家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代理,她似乎在新的时代里,那么不经意,又那么执拗地重温了她的家族古老的梦想,就像历史的某种巧合,有那么一点欣然,却不无凄凉辛酸。

杜月笙传

章君榖 / 傳記文學出版社 / 2012-05-08 /
杜月笙的一生,出身微寒,崛起市井。由平淡而臻於絢爛,夠得上是一位多采多姿的傳奇人物。縱使他一生與黨政首要聯繫極多,關係密切,然而,在他六十四年的生命史上,他永遠保持做一位中華民國一品大百姓。

长恨歌

王安忆 / 作家出版社 / 2003-08-01 /
屋顶上放飞的鸽子, 其实放的都是闺阁的心, 飞得高高的, 看那花窗帘的窗, 别时容易见时难的样子, 还是高处不胜寒的样子。

墙·呼啸

王唯铭 / 文汇出版社 / 2007-08-01 /
庞大体量的建筑崛起于上海四方,它们无一例外地被水平与垂直这两个向度所表述。水平向度上,我们看到许多精彩的新空间形式联接了老上海精妙的水平向度建筑;垂直向度上,超高层这种新空间形式的生成,成了164年以来“海派建筑”变迁的主流,这由超高层新空间在物理意义上的不断攀登——从1933年的国际饭店到1984年的上海宾馆到1998年的金茂大厦到2007年的环球大厦——得到确证,不断上升、不断成长、不断冲刺,这是164年以来“海派建筑”呈现的一个最为重要的基本现实,这也是164年以来发自这座城市内心深处的一种隐秘而强烈的欲望。

成为和平饭店

陈丹燕 / 上海文艺出版集团,上海文艺出版社 / 2012-08-01 /
《成为和平饭店》以一栋建筑为主线。讲述了和平饭店这一富何象征意义、遍布历史遗痕的上海纪念碑式建筑的前世今生。作者以非虚构小说的方式介入历史,以细节和史实为经纬,交织人物与故事,构成一部亦真亦幻的建筑生命史。成为“和平饭店”,成为上海的历史见证——陈丹燕为我们展现了一座建筑在时光穿梭中往复飘荡的风景,和一座城市在风云激荡中缄默却不息的记忆……

米尼

王安忆 / 南海出版公司 / 2000-12-01 /
米尼是一个普通的上海女知青,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在皖北工作的上海男孩阿康,于是引出了一个情感纠葛与生活波折的故事。一切都好像是在不经意问发生的,阿康走上了偷窃的道路。随着时代的变迁,他们由安徽的小城回到了大上海,这一对“扒手”夫妻又成了皮条客与卖淫女。他们的聪敏、精明、刁钻、冷漠,对金钱的渴望,对情与欲的追求,他们的成与败,都在王安忆对人物心理、行为及语言的细腻刻画中呈现给读者。这就是王安忆上海风俗画卷中的精彩一页。

上海往事

张浩音 / 广西人民出版社 / 2011-03-18 /
那个夏天我失业在家。朋友来信说,写点什么呢。于是我就在一个叫做“笑语扬眉”的BBS上开始每天打上几千字。这一种互动的写作方式和以往闷头写作的感受完全不同,类似被抛在舞台上的个唱会。于是,在掌声、欢笑声和叹息声中慢慢磨出了今天这个样子;这是一个忧伤无奈的故事,浓缩着很多人的影子和心迹,甚至也许有素不相识的你的一些偶合的境遇。很久以前,我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了。但这部小说已在她诞生的过程让我重新又变成了一个相信爱情的人。需要解释一下的是,文中的“伴你到黎明”因为和现实生活中的“相伴到黎明”相似,以至于不少读者来信问我这是不是某个著名女播音员的私人生活。其实很简单,因为想做播音员是我的一个梦想、所以我就在小说里让主人公代替实现了。按照先前的承诺,小说出版,我会写上: 送给一群充满阳光欢笑和智慧的女孩子,送给她们的“笑语扬眉”。 一部填补中国当代文学“空白”的情爱长篇“上海往事,她和她的故事”网站的经典作品。

歇浦潮

海上说梦人 / 上海古籍出版 / 2011-06-20 /
小说写的是民初上海十里洋场众生相,写了妓女、新剧艺术家,还有革命党人等各色人物。不仅场景逼真,在挖掘人性的卑劣方面,也很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