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時代出版的书籍, 共6条结果
排序: 书名 / 出版 / 评分 / 更新

神州奇俠正傳8:天下有雪

溫瑞安 / 風雲時代 / 2005-09-21 /
他掌力一催,將一般暖流,直送到燕狂徒體內去。 燕狂徒緊咬的牙關,終於能說話了: 燕狂徒第一句就說: 「你沒想到我不可一世的燕狂徒是這般下場罷?」 蕭秋水無言。他年少的時候,有過各類幻想;燕狂徒已成為神話一般的人物,他萬未想到居然能在這兒為燕狂徒禦敵療傷。 燕狂徒又問:「你可知道我為什麼要來這裡,殺朱大天王?又為什麼要先赴臨安,阻止岳飛入京?更為什麼多管閒事,要促使少林、武當交換武功?」 蕭秋水黯然垂淚道:「因前輩關念天下安危……」 燕狂徒打斷道:「你要這樣想,也無不可,只是我的心裡,還有一件祕密,說穿了,就是要作這三件事連在一起的私心。」 蕭秋水這可不明白了。燕狂徒慘笑道:「這一切都是為了李沈舟。」 蕭秋水茫然不解:「為了李沈舟?」 燕狂徒點頭道:「因為李沈舟不姓李!」 蕭秋水更懵然了:「不姓李?」 燕狂徒又慘笑起來,血水自他迸裂的臉容溢出,他說: 「李沈舟不姓李,姓燕,燕狂徒的『燕』!」 「他就是我的兒子,我唯一的兒子!」 在這一剎那間,蕭秋水的表情就似生吞了十粒連殼雞蛋一般不可思議。

四大名捕會京師(四)會京師

溫瑞安 / 風雲時代 / 2011-04-07 /
鐵手、追命、冷血三人的手握在一起,良久沒有說話,然後他們都在同時脫口而問道:「大師兄呢?」然後他們同時瞥見翻倒的轎子,心裡已經涼了半截。在看到伏在地上的無情,都說不出話來。無情伏在地上,一身都是泥濘。伏身的泥土上顯然有鮮血的痕跡。他們沒有把握肯定,無情是不是已經死亡。他們一步一步的走過去,地上的無情沒有聲息……

四大名捕會京師(三)玉手

溫瑞安 / 風雲時代 / 2011-04-07 /
無情被姬搖花踢中一腳,跌出丈外,他的內功十分淺薄,這一跌半晌爬不起來,可是當他嗅到焦味時他已知道,來的人不會是「西方巡使」「棘手催魂針」麻國剛。這人當然是適才摔下山崖去的「魔頭」薛狐悲。狐狸總是狡猾的,他不單擅長於欺善怕惡,善於逃命,甚至善於詐死。如果來人是薛狐悲,那麼一定已經聽到剛才姬搖花的話,他絕不會放過「魔姑」的。所以,無情立即當機立斷:他只有一個機會,他若不乘這個機會全力掙脫,縱不死在姬搖花手下,薛狐悲也不會放過他的。

四大名捕會京師(二)毒手

溫瑞安 / 風雲時代 / 2011-04-07 /
諸葛先生微笑著,用他保養得如玉修長的手,撫著長髯,在他身邊一名未屆卅的青年,也在旁微微的笑著。任何人與諸葛先生站在一起,都像在古人飛越的勁筆下,高山流水,高人隱士出現在瀑布流泉之旁,但卻把現實俗人加了進去一般,俗不可耐。唯有這名青年,身著淡藍色長袍,站在這老人的身旁,無論在氣勢上、氣度上、氣質上、氣派上、氣魄上,都能與諸葛先生配合,絕不因而相形見絀。這人不是誰,這人是諸葛先生親手訓練的四大名捕:無情、鐵手、追命、冷血中的第二門徒:鐵手。 這四人,以冷血年紀最輕,無情次之,鐵手比無情還要大一些,年紀最大的,要算追命了。

狂風沙(上下)

司馬中原 / 風雲時代 / 2011-02-15 /
也許是屬於亙古的自然的悲哀罷,祇有經歷過劫難的人們才配領略罷?或者,至少是尚在呼吸著的目擊的人們才能懂得吧? 每一把沙中,都有著歷史外的歷史,都有著騰捲如雲的問天的悲歌,它經歷千年萬載的歷史,從遠古的荒涼到今日的荒涼。說它淒愴也罷,哀愁也罷,它總是被確定了,再也無法挽回,無法更改的了。 虛——無,虛——無……亙古的悲哀永續著,從過往直貫當今,更通向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