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馬出版的书籍, 共1条结果
排序: 书名 / 出版 / 评分 / 更新

春琴抄

谷崎潤一郎 / 木馬 / 2015-08-15 /
◇日本文壇唯美派 谷崎潤一郎代表作 ◇權威日本文學教授暨資深譯者林水福全新翻譯、導讀 ◇超值收錄作者〈後記〉及精彩短篇: 〈魚之李太白〉、〈麒麟〉 研究谷崎潤一郎數十年,谷崎專家的千葉俊二教授今年(二○一五)三月舉谷崎最佳作品三部,分別是《痴人之愛》、《春琴抄》與《瘋癲老人日記》。 一九三三年谷崎發表《春琴抄》時川端康成說:「唯有嘆息的名作,無言。」正宗白鳥評:「雖聖人出,不能插一語。」 《春琴抄》是谷崎翻譯托馬斯•哈代(一八四○—一九二八,英國作家)之〈格里布家的芭芭拉〉(Barara of the House of Gerbe)時有所觸發寫成的作品。如谷崎在〈春琴抄後語〉中說:「我寫春琴抄時,腦中想的是採取怎樣的形式才可以給人真實的感覺。」最後採用「考證傳體」,介紹《鵙屋春琴傳》,佐以晚年伺候春琴與佐助的女僕嶋澤瑛的話,加上適當的考證。就效果而言,相當成功—— 出身藥材行的千金春琴,自小集美貌、聰明、才華於一身,尤善舞蹈。然而一場眼疾奪走她的視力,春琴於是轉而學習音律;為了讓失明的女兒開心,春琴的雙親竭盡所能。 被送到藥材行當學徒的佐助,被這蒼白、盲眼又美麗的年輕女孩迷住了,一開始只同尋常僕役一般,牽著小姐的手去學三味線。也許是夠聽話又夠機靈,春琴指定佐助服侍起居;而心儀小姐的佐助在耳濡目染下,也偷偷自學起了三味線。 自學三味線的事情曝光後,佐助沒料到春琴自願為其師,感恩的他服侍小姐更勤,或許也因此助長了春琴的任性及氣焰。然而對佐助來說,只要能更貼近小姐的心意、師父的靈魂,一切犧牲都是值得…… 從初期作品〈刺青〉即已反應出谷崎的女性崇拜思想,春琴抄或許可說是其典型作品。失去「視覺」的春琴與佐助,轉為「觸覺」的情愛世界,佐助的服侍更為徹底,而春琴對佐助這樣的犧牲奉獻也甘之如飴。男人為女人奉獻到這種程度已經不是愚蠢或純情解釋得了的,應該說是一種自我陶醉!或者如佛教說的進入法悅的境界。由於佐助的「盲目」犧牲,使美的永遠性獲得達成。 【超值收錄:魚之李太白、麒麟】 明治、大正時期日本作家作品取材自中國者,不足為奇;何況谷崎潤一郎十三歲時曾到位於日本橋的貫輪秋香私塾習漢文。在此收錄的兩篇皆是充滿中國色彩的作品,在谷崎潤一郎所有的短篇中實屬出色傑作。 〈魚之李太白〉是谷崎潤一郎大正七年(一九一九年)發表於《中央公論》的小說,有著童話般奇妙的風格;一九一○年十二月發表於《新思潮》的〈麒麟〉,描繪的則是「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這句話的「真實情況」——大正時期谷崎文學有「惡魔主義」稱,從〈麒麟〉或許可窺見「惡魔主義」之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