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泰戈尔的小诗

请容我懈怠一会儿

来坐在你的身旁

我手边的工作等一下子再去完成

不在你的面前

我的心就不必知道什么是安逸和休息

我的工作变成了无边的劳役海中的无尽的劳役

今天

炎暑来到我的窗前

轻嘘微语

群蜂在花树的宫廷中尽情弹唱

这正是应该静坐的时光

和你相对

在这静寂和无边的闲暇里唱出了生命的礼赞